一记:公众号终于有幸被封了(恍若隔世的旧文)

两年前弄了一个微信公众号,闲的时候就写写文章,长短不一,主题不定,大多是有感而发或者读过一些书后的所思所想。后来,当局的神经越来越敏感了,往往不知道哪里就挑得当局兴致大发,不是删文就是屏蔽,虽然如此,还是想着法子,钻着空子。现在,空子也没有了,动不动就被举报,终于走到被封这一步。

这就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千辛万苦、万般呵护,就等着他长大成人,突然有一天嗝屁了。这心情真是无以言表。但另一方面又很庆幸,明明知道是养不活的,早死早超生也是一件幸事吧。

以后在哪里写?这个博客?没有备案,垃圾空间,说不定哪天就被墙了。好在很早就有一个谷歌的blogger,虽然墙内不能相见,墙外留下一点自己的痕迹,也算是在这个新时代的一点安慰吧。

一个死循环:《加西亚•马尔克斯精品集套装》kindle版

还是上学的时候,作为一个不合格文学青年,有一阵子爱看所谓“先锋派”作家的东西。比如马原、余华、苏童、叶兆言等人。刚开始看马原,一头雾水,不知道他的小说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后来才知道那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大概就是关于小说的小说的意思。我这样说不知你们明白没有?不明白也没关系,小说嘛,就是图一乐,你非要在一本书里寻找人生意义、宇宙的奥秘之类的,多累啊。

当时的先锋派,现在很少有人先锋了。大概是因为让人看不懂,人家就不买账,光一帮批评家鼓吹是没有用的,作品最终还是要靠读者说话。你写一堆云山雾罩的东西,读者是说不上话的,读者不傻,他花钱不是来猜谜的,本来生活就够苦哈哈的了,你再让他挠破头皮猜谜,他能不跟你急?当时中国的作家,就流行这么一个东西,美其名曰“后现代”“新历史主义”云云,大多是玩的文字游戏,除了让人看不懂外,所剩无几,倒是褪去先锋外衣后的作品,才走入了读者的心中。比如余华,八十年代的那些中篇,《爱情故事》《鲜血梅花》《现实一种》《世事如烟》等,酷则酷矣,离捕获人心还是差点。后来的《在细雨中呼喊》《活着》等,才成就了他。

扭腰时报:习近平治下中国最大的政治让步是如何发生的?

文章来源于扭腰时报,原文点击这里:习近平治下中国最大的政治让步是如何发生的?


被欺骗的中国人节选二:欧洲人来到中国

西元一六四四年,滿人入關,明亡。新興的王朝是自信的。滿清皇帝康熙,於一六八五年取消海禁,向所有國家開放貿易,但地點僅限於廣州和澳門。在向外擴張貿易的歐洲國家中,葡萄牙、西班牙走在歐洲國家的最前列。緊跟其後的是荷蘭、英國、法國。其中英國後來居上,他先於一五八八年摧毀了西班牙的「無敵艦隊」,掌握了海上霸權,後於一六四○年開始了資產階級革命,成立了資產階級共和國;又於十八世紀六○年代最先開始了工業革命,成了世界頭號工業強國。步步領先的英國國力大增,逐漸成了無可爭議的世界頭號強國,其在海外的殖民活動、貿

被欺骗的中国人(方舟著)节选一:欧洲人来到中国

形式上,清王朝是中國數千年封建專制王朝的最後一個王朝。在此之前,歷史只不過是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循環往復的改朝換代而已。這個舞臺上更換的只是演員,戲的內容並無變化。黑格爾就因為中國在過去的歲月中沒有精神進步,而稱中國沒有歷史。乍一聽,這個論斷很刻薄,但對中國歷史瞭解多了,就不得不佩服德國人的深刻──中國社會不論是外在結構還是內在精神都以其驚人的惰性從古代一直延續下來,直到今天。有人說歷史是今天的一面鏡子,這句話用在中國社會是最恰當的。不僅如此,中國歷史與今天的驚人的一致性,使得中國的今天也能成為歷史

电子阅读时代保护眼睛的六个方法

随时随地通过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随身携带数百本书是当今生活的现代奇迹之一,但您需要小心。过度暴露于这些设备发出的蓝光会导致一些人患上数码眼疲劳(也称为计算机视觉综合症)。这会导致眼睛疼痛、干燥、疲劳和视力模糊。好消息是数码眼疲劳可以完全预防!在本文中,我们将向您展示如何在不打扰的情况下享受您的电子书。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为什么屏幕会伤害我们的眼睛。与腕管综合症一样,数字眼疲劳是由反复影响我们眼睛的运动引起的。在看不见我们的情况下,我们的眼睛被迫聚焦和重新聚焦,这比我们的眼睛习惯的更加矛盾和刺眼。我们

在kindle上面阅读订阅文章的方法

Kindle 或 Kobo 不仅用于阅读电子书或收听有声读物。相反,它们也可以作为阅读新闻文章的绝佳媒介。虽然通过 Kindle 或 Kobo 阅读新闻文章并不是这两种设备的默认功能。但是,您可以使用稍后阅读扩展程序(例如 Pocket 或 Instapaper)来执行此操作,这些扩展程序可让您轻松地在设备上保存文章。该过程从使用 Pocket 或 Instapaper 创建帐户开始,并在您的浏览器中设置共享扩展程序,该扩展程序可以在您的手机、笔记本电脑或其他任何设备上。完成所有这些后,您可以轻

扭腰时报:面对《逃犯条例》,香港商界的沉默与担忧


Image

香港——随着数万名抗议者周三重返香港街头,抗议允许把逃犯引渡到中国大陆的《逃犯条例》修订案,有一个重要的声音在很大程度上一直是缺失的:大企业。

谷歌云示例外部IP更换方法

喜迎国际儿童节,大量的工具失效了。我在瓦工和谷歌上各有一个ssr,IP都失效,怎么办?捉鸡啊。去瓦工官网打算换IP。提示服务正在升级还是什么的,总之是换不了。放弃。过了几天,才又想起去谷歌云试试。顺利换掉了IP,暂时工具又有效了。

下面就是在换谷歌云示例外部IP的过程。

先登陆到Google Cloud Platform,https://cloud.google.com/

点击“转至控制台”,选择菜单——Compute Engine——VM实例。

录古记二:子产毁乡校

《子产毁乡校》的故事,出现在《右传•襄公三十一年》。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公子产,是春秋时郑国的国卿,掌握着行政大全。他同时还是郑穆公的孙子,属于根正苗红的三代。

子产当政后,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比如承认私田,并征收田赋。当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土地都是公有的,这个公有,并不是你有我有大家有的意思,所谓“公”,指的是公家,也就是春秋时代公卿士庶那一套,土地属于公卿一类人,普通人是没有份的。后来开荒为自己种地的人越来越多,公家的田地干活的人越来越少,国家收入就少了。子产一看,干脆承认私田合法,你开出的荒就是你的,但你要上缴赋税。这样一来,百姓高兴,国家收入也增加了。这就是子产的土地改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