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防疫笑话集锦

上海市一老人下楼做核酸时,不慎落入小区人工湖中,随高呼救命! 两名协助封控的警察路过,视若不见,仍边走边谈笑如旧。 老者情急生智,随又高呼“我是阳性!” 两警察闻之大惊,随急速跳入湖中,将老者拖上岸来铐之。 上海市某领导在做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新闻发布会:“重点保障物资已通过物流专人专车运抵上海,包括超8万件母婴物资,超10万件药品及防疫物资。” 评论区有人说:“我们家的老人已经断药三天了,没有什么物资!” 领导没有回答,继续说:“以及100吨来自浙江的蔬菜,和10吨来自新疆的

扭腰时报:在上海,我们活得越来越像一座孤岛

作者Juli Min是一名生活在上海的作家,也是《上海文艺评论》的编辑。上海——身穿全套防护装备、在中国被称为“大白”的志愿者已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我所住的小区又被隔离在寂静之中。从18楼的窗户望出去,我能看到楼下观赏鱼池和花园空荡荡的;层叠掩映的树篱空无一人;喷泉不知怎地关闭了,水面静止,仿佛在宣誓臣服,在宣告终止。这是浦西被封的第一天,在这黄浦江以西的半个上海市区,我们刚完成了第一轮由市政府出资的新冠检测。通过楼栋微信群(我所在小区19栋住宅的19个群之一),我们被分管的“大白”按楼层分批叫

朱江明:普金的“理想”能实现吗?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普京似乎是个完美的男人,他样貌英俊身材挺拔,自幼还是学霸,毕业于名校列宁格勒大学,拥有法学和经济学学位,一毕业就进了苏联时代权力最大的部门—克格勃,成为一名红色特工。按照现在的年轻人的标准,这属于名校毕业、大厂工作、颜值又高的顶配水平。任何人即便是诺贝尔奖得主似乎都不敢说普京的智力有问题,因为他绝对从小就是你父母口中的“人家孩子”。自2000年普京登上俄罗斯总统宝座到现在,他已经实际掌握了俄罗斯22年,在这20多年中普京打赢了第二次车臣战争,打赢了俄格战争,干涉了叙利亚内战保

扭腰时报:谷爱凌与“小花梅”,谁代表着真实的中国?

北京冬奥会期间,两位女性占据了中国社交媒体的焦点。其中一位是18岁的滑雪运动员[谷爱凌],她在加州出生长大,为中国[赢得了一枚金牌]。另一位是八个孩子的母亲,有人发现她脖子上[拴着铁链],被锁在一间没有门的棚屋墙上。中国互联网上爆发了一场这两个人中究竟哪一个代表真正中国的讨论。许多人感到愤怒的是,由政府控制的算法美化谷爱凌,却对那个被锁着的女人进行审查,因为前者符合强大繁荣的中国这种叙事,而后者的悲惨处境则与该叙事不符。这两个女人截然不同的处境——被赞美与被沉默——反映了这样一个现实:对中国政府

存在与虚无一

多年后人们在这本书里发现了东方帝国。书的作者直到今天仍然是一个谜,有人说他是一个西方人,长着卷曲的脏兮兮的大胡子,说起话来的时候咿咿呀呀,宛如鸟语一般令人迷惑。又有人说他其实是一个东方人,穿着东方人一样的袍子,补丁在风中飞舞,头发迷乱,眼神浑浊,他通过呓语表达自己的哲思。

东方帝国的都城就坐落在帝国的中央。而国王的宫殿在都城的中央,国王就坐在宫殿中央的宝座上面打瞌睡。国王的宝座安放在一个高高的大理石台子上面,四周镶着金边,雕刻着怪兽和龙。国王打瞌睡的时候,别人是不允许在他身边的,除了马可波罗。

X老师!X老师!

于是我就想到了麦卡锡-威。

现在在办公室里,人们说话不得不小心点了。麦卡锡-威随时都在盯着你。这也不对,那也不对。你会看到麦卡锡-威正在风风火火地指出人们的缺点和错误。你最好不要和他辩论,如果你不想点燃一个火药桶的话。麦卡锡-威总是能找出一大堆的理由来,反驳你的观点,最后的结果,总之,你是错误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