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写唐诗不认识包大人的李商隐不是好共产党员

TrSr8.jpg

特大喜讯:我党历史向前推进一千年,这是多么伟大的胜利!李商隐先生和包大人同志手联手,心连心,共同谱写新时代的一曲清廉赞歌!

奇怪的坚持:亚马逊还在生产并且售卖Fire平板电脑

今年6月,亚马逊上市了fire7平板电脑。硬件性能有了大的提升,比如,把内存从原来的1G变成了2G,是的,你没看错,是2G。电池容量为3750毫安,充满电需要4个小时。屏幕不是高清,分辨率只有160PPI。那么,亚马逊的fire系列到底是用来干吗的呢?我本身有一个就款的fire,因为太慢、续航太差而吃灰很久了。Amazon Fire 7 2022 平板电脑是通往亚马逊生态系统的低成本产品。它允许用户从 App Store 购买 Kindle Books、Audible Audiobooks 和下

燕国无后

顾炎武在《日知录》中说到各诸侯国的命运,提到楚国的宗社最强大,所以能亡秦者,楚也。陈吴起兵,各国复国,只有燕国立了一个毫不相干的王。春秋之時,楚最强,楚之官,令尹最貴,而其爲令尹者皆同姓之親。至於六國已滅之後,而卒能自立以亡秦者、楚也。嘗考夫七國之時,人主多任其貴戚,如孟嘗、平原、信陵三公子;毋論楚之昭陽,昭奚恤、昭睢,韓之公仲、公叔,趙之公子成、趙豹,趙奢,齊之田嬰、田忌、田單,單之功至於复齊國,至秦則不用矣,而涇陽、高陵之輩,猶以擅國聞。獨燕蔑有。子之之於王噲,未知其親疏。自昭王以降,無一同

一头吃屎的猪

中国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最近就听说了两件事,可以证明这一点。其中一件是关于漫展的,本来策展人已经打算好了,乘著疫情松懈的空挡,搞一次漫展,也好赚几个钱。不料就遭到了举报,至于举报的名目,据说是漫展太日本味儿了,这简直是叛国行为。我对本土的小粉红一向是很敬佩的,但这次他们的操作,也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一个艺术展,也有叛国的危险。幸亏他们举报了,不然将国之不国。对于小粉红的行为,我是不反对的。我在乡下的时候看见过猪吃屎,刚开始我发现猪要去吃屎的苗头,就会拿棍子把它赶走,后来发现这简直是白费功夫,猪总

疫情大流行造成的图书销售热潮该退了吗

与 2020 年同期相比,2021 年上半年的图书销量增长了 18.9%。尽管书店关闭,但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图书销量有所增加。

日本漫画出版商集英社全力打击盗版网站

随着漫画阅读媒介的不断丰富,漫画内容更加容易在各个媒介中流通,一方面,这是好事,漫迷们有了更多的选择来阅读漫画,而不是等出版商出版杂志。另一方面,这也加剧了盗版。尤其是日本的漫画,想必大家都知道有数不清的网站提供它们的内容,而这些网站都是没有获得授权的。这种疯狂的盗版终于引起了出版商的注意,据悉,日本知名出版商集英社开始寻求通过法律来打击盗版。漫画出版商集英社已向加利福尼亚地方法院提出申请,并正在寻求一项命令,允许他们访问“用于外国法律程序的文件和声明”。根据申请,这家出版商已经挑出了 Mang

日本前首相被刺杀,中文世界又一次让我吐了

今天的重磅消息除了英国首相辞职外,就算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被刺杀了吧?就像我料到的一样,中文圈的表现惨不忍睹,我又吐了。

有识之士,或者说爱国人士,总是说,小日本,该死!作为一个中国人,看到日本首相被杀,就应该鼓掌喝彩。我不知道一个跟他八杆子打不着的日本人的生死,于他来说竟然有这么大的兴奋点。近在眼前的死的悲剧,他是看不见的,或者看见了,也不能引起一丝的兴奋,也许是见怪不怪了吧。就这样天长地久的麻木着的那颗爱国心,突然被一个日本人的死激活,也算是可喜可贺的了。

做一个中国人似乎是很容易的,比如今天,平时禽兽不如的东西欢呼一下日本人的死,就算一个合格的中国人了。然而,在做中国人前,能不能先做一个人呢?这似乎是更难的事情。人既然做不成,做中国人就成了吗??除非中国人是什么别的奇特物种,不然恐怕是做不成中国人的,只能是中国鬼,中国兽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人是做不了的。

我们还反不反官僚资本主义?

作为曾经的三座大山之一,官僚资本主义是这样定义的:

它通过国家垄断金融机构,滥发纸币和国债而疯狂侵吞社会财富,通过建立国家专卖制度控制大量商品和物资而大肆牟取暴利,通过超经济的特权垄断一些行业的经营权而压迫和兼并私人资本主义企业。

我瞪大眼睛反复看了八遍,最后终于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还并没有完成!

顾炎武的“池鱼”考

顾炎武《日知录》卷二五载:東魏杜弼檄梁文曰:「楚國亡猿,禍延林木。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後人每用此事,《清波雜志》云:「不知所出,以意推之,當是城門失火,以池水救之,池竭而魚死也。」《廣韻》:「古有池仲魚者。城門失火,仲魚燒死,故諺云:城門夫火,殃及池魚。」據此則池魚是人姓名。按《淮南子》云:「楚王亡其猿,而林木為之殘。宋君亡其珠,池中魚為之彈。故澤失火而林憂。」則失火與池魚自是兩事,後人誤合為一耳。

求表扬与沉默的自由

时间又快到了,况且还是各种大典的时候,连多年不出门的皇帝,也要去偏远的香港溜溜腿,吹吹海风了。香港到现在是二十五年了吧,短短二十五年,已物是人非了。或者这二十五年也很长,甚至就是香港未来的样子了。邓公给出五十年,但中国效率是很高的。只用一半时间,就变了。变得跟内地没什么两样。你看,连唱歌跳舞的小丑,也都是一副标准的新闻联播脸。好像这样就真的天下归一,四海升平一样。但偏偏就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既没有登台献丑的资格,就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比如香港加油之类的,好像现在喊香港加油,正好说明香港没油一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