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作為一種志業: 至暗時刻的知識人省思(唐小兵)

韋伯曾在〈政治作為一種志業〉中感慨道:

真正能讓人無限感動的,是一個成熟的人(無論年紀大小),真誠而全心地對後果感到責任,按照責任倫理行事,然後在某一情況來臨時說:「我再無旁顧;這就是我的立場。」這才是人性的極致表現,使人為之動容。只要我們的心尚未死,我們中間每一個人,都會在某時某刻,處身在這種情況中。01

在這個二戰結束以來整個世界處於最分裂、無序和混亂的至暗時刻,人類社會究竟何去何從;理性的聲音是否還可以成為不同文明、族群和國家之間對話的重疊共識;民族國家之上是否還可以找到更開闊的世

墨写的谎言终究掩盖不住血的事实

距离疯狂毫无人性的新冠隔离措施的破产还不到一年的时间,现在就有了很多为那段历史大唱赞歌的了。本来,嘴长在人身上,是吃屎还是放屁,都由他去,别人是管不了的,但他吃完屎或放完屁后,还招摇过市,以为得了无限的荣光,殊不知那股恶臭是要让人恶心呕吐的,别人就不能不抱怨几句牢骚了。

只是几句牢骚,不料就跳出了五星红旗的头像,语气深沉地说“炒冷饭有意思吗”。炒饭当然没有意思,起码没有海鲜鲍鱼有意思,况且还是冷的——也因为是冷的,才要炒——但饭就在那儿,没有海鲜也没有鲍鱼,你不炒,它只会变馊发臭,并不会凭空消

柳鸣九这个人

以前看外国文学,经常见到柳鸣九的大名,什么主编,顾问之类的。觉得这真是一个大师大家。后来因为作编辑的缘故,编他的一本书,是死后好事者整理的。里面的文章,不是在自夸,就是在骂别人。对自己的错误百般辩解,对别人毫无宽容,尤其是对鲁迅的直译说,可以说到了极尽污蔑攻击之能事了。柳鸣九对上海人不知是有什么偏见,书里赤裸裸地讽刺辱骂上海人,说他上学时上海人看不起他,说他土,现在他著作等身,是学界大师,而上海人则默默无闻之类的。都是八九十岁的糟老头子了,还在意这些俗事。

此人惯于扯虎皮拉大旗。尤好名。他自己

论人之将死脑子糊涂千万别再出书指点江山了

我不幸做了一个编辑,于是就经常不得不看一些奇怪的书稿。最近在看一位在翻译界鼎鼎大名的人的书稿(遗著),文章之匪夷所思、前言不搭后语、拖沓繁琐,到了令人快要骂娘的程度。当然,也许这并不是作者的错,因为是遗著,大概是活着的好事者为了某种原因,搜肠刮肚从不知哪里凑出几十万文字,作为逝者最后的遗产。虽然大概整理者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效果却像是狗尾续貂。只会给这位翻译大师的名声抹黑罢了。

通过书稿的序言可知,这位翻译家生前就已经中风好几次了,到了目盲嘴歪四肢几乎不动得程度,可是勤奋得厉害,去世之前还在“著

老毛子对中国的侵略传统

普京大帝侵略乌克兰这么久了,原来梦想的闪电战以闪电般的速度破灭了,遂陷入了战争的泥潭而不能自拔。本来这是外人的事,与我们事不关己,不料中国就是有那么一帮俄国的孝子贤孙、小三姨太太,看到普京大帝洋相百出,竟也心急如焚,恨不得亲手上乌克兰战场,替普京做肉身炮灰,以报答……报答什么呢,就说是爹味之恩吧。

中国有一个成语叫作认贼作父,意思很容易理解,就是把贼人当爹奉承,自己的亲爹被贼人祸害了,有点人味的,都要心里诅咒他一万遍不得好死。更不要说有血性的人,更要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了。就算是动物吧,它见了杀害父母的人,都要躲得远远的,或者猛扑上去咬一口。但偏偏在中国有那么一撮人——不好说是人——有那么一撮畜生——也不好说是畜生——有那么一撮东西,就要把贼人当成亲爹来跪舔,美其名曰:友谊上不封顶。世界上没有不封顶的东西,如果有,那就是中国人的俄爹情结。

为什么我这么厌恶俄粉呢?这么说吧,对于一个傻逼,你只能一笑了之。但对于一个憋着坏水的傻逼,我的意见是人人得而诛之。而认贼作父的俄粉,就是憋着一肚子坏水的傻逼之属。老毛子为祸中国烈矣,这是白字黑子、累累白骨证明的史实,明知这个史实而去做俄粉,不是汉奸是什么?还能叫中国人吗?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祝贺我国首例文化复活实验圆满成功

(大母报2202年7月20日讯)“一个人要走多少路,才能称得上真正的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曾来华演出的摇滚歌手鲍勃·迪伦曾如此唱到。而一本刊物,要经历多少磨难,才能成功投入党组织的怀抱?

二十余年来,《我爱摇滚乐》杂志经历了财务枯竭、频繁抄家、销路受阻、最终停刊、流离四散等风风雨雨后,终于凭其仅剩不多的残骸引起了党组织的注意,同时被关注到的,还有杂志《通俗歌曲》、歌曲《杀死那个石家庄人》等革命战友。党组织认为,在新时代里,它们主动隐退江湖,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富强”、“民主”、“和谐”和

今际之国的闯关者还会推出第三季吗

今天看完了今际之国的闯关者第二季,结局也在意料之中,唯一不能理解的是黑桃K游戏中,除了男女主角,其他人也没有死,被乱枪打成筛子,被捅了无数刀,最后还是活着。安本来已经翻白眼了,最后因为被别人拉回了现实,竟然也活了。那前面死去的人太冤了。

主角们如愿以偿回到了现实,现实却同样残酷,原来是一颗陨石撞击了东京,所有在今际之国参加游戏的人,其实是出于临死前心脏停止跳动的一分钟,游戏中活着的人,现实中也在灾难中逃生了,而游戏中死去的人,则死

又是去年今日时

时间真快,又是六一了。这本来是一个儿童的节日,孩子一早就去学校了,穿着干净的校服,戴着鲜艳的红领巾,去过属于他的节日。而我,想到的却是去年的今天,2022年六月一日,那个被残酷封控的儿童节。

那天的事情很快上了微博,很快又消失不见了,就连“燕郊”这个无聊的地名,也成了敏感词。有人流血了,有人进监了,代价很大,但残酷的封控措施终于被打破了。人们又可以自由地工作生活了,虽然是有限的。

后来就突然放开了,到今天,仅仅也就是半年的时间,然而彷佛过了好几年,彷佛是记忆力遥远的事情了。人对于痛苦的事情,

Z世代并不关心电子书

所谓Z世代,一般指的是出生在1997-2015年间的人。在一般人的意识里,年轻人对新型态接受程度更高,所以想当然地认为,电子书会大受Z世代的欢迎,然而事实恰恰相反,Z世代并不喜欢电子书。难道是因为他们不喜欢读书吗?不是,Z世代比起他们的前辈,甚至更喜欢读书,他们只是不喜欢读电子书而已。为什么Z世代在这里却不能拥抱电子书这种新的载体呢?他们的理由有很多,比如,屏幕伤害视力,尽管主流的电子书阅读器制造商都一直在口口声声保证阅读器就像纸书一样对眼睛无害——其实仔细想想这是鬼话。即使是纸书,长时间阅读对

偶得:认知吝啬鬼

认知吝啬鬼,指的是一个人接受外部信息时的出发点不是信息本身的正确、权威与否,而是这个信息对于他来说是最容易接受的,最容易理解的。出自《认知操纵》。《认知操纵》这本书是关于宣传的,它的副标题就是“宣传如何影响我们的思想和行为”。作为一个认知吝啬鬼,最容易成为宣传的操作对象。如何避免成为一个认知吝啬鬼呢?通过教育,提高思辨能力,或者通过学习劝导术,提升理解和觉察宣传的能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