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政策已破产,信用已破产

三年了,每天过着核酸的生活,倒霉的,被关在所谓的方舱医院。名之以医院,但没有医生,没有医疗设备,只有简陋的住宿条件和郁闷的心。最近乌鲁木齐的大火,烧死了十个生命,也终于把人心烧热了。前几天贵州的大巴也没有带来这样的结果。于是先是郑州富士康,然后各大城市,人们纷纷表达对隔离政策的不满,白袍子威逼利诱也不管用了,穿制服的警察也不管用了,谎言已经穿帮了,除了强力的迫使人们沉默,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清零政策走到今天,事实上已经破产了。所谓的人民至上,那个人民只不过是一个高高在上虚无缥缈的政治概念。具体到

关于旅行:身未动,心已死

最近看了一本书,是关于旅行的,作者是一个日本人。书的名字叫作《旅行之木》,名为旅行,实则是记录人生旅途中的故事。我已经坐了十几年的办公室了,每天的活动范围大概就是单位和家。偶尔脑袋里也会冒出旅行的念头,但一想到繁忙的工作,还有最近几年的疫情带来的封锁的不确定性,那个念头终究还是一个念头。就这样念头久了,竟然连念头本身也没有了,好像死了一样。有时候我会去读一些游记,大多数是些景点说明似的东西,读完索然无味,厌恶地扔掉。那句“身未动,心已远”的广告语里的意境,我一点也没有体会到。悲哀。但不是没有好的

抗战时期敌后共产党发展之一瞥

1940年(昭和十五年,民国29年)中国派遗军总参谋长向陆军次官提出报告:(前略)二、中国共产党首脑部自去年以来,再三向国民政府所要求之者,俱为将共产党利用地下工作所获得的成果变为合法化,要求支付按共产党之地盘及共产党兵力相称之军费(目前国民政府对其支付月额军费为:第八路军六十万元,新四军二十五万元)对中国共产党之要求,国民政府却依据去年底密命之「异党活动禁止办法」等拒不接受。于是中国共产党决心以实力在各地求生存,把分散在各方面的共产军统制集结,破坏所在的国民政府行政组织,设置共产行政组织,自行

兰州幼儿死于新冠三年,新社会把人变成鬼

首先,坚决支持和拥护党中央的清零政策,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不算经济账,要算政治账。那些整天反对清零的人,一定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内应,是卖国贼,坚决打倒卖国贼,谁反对清零就和谁过不去。我的表演就到这里,下面说正事了。清零,清他妈零。这不,兰州的幼儿死亡事件又沸腾了。警方也真的是敬业,发了个完完整整地公告,幼儿死于一氧化碳中毒。简单的结论,谁都知道,起码医生肯定比警察更清楚兰州幼儿的死因,警察就做到这里为止了,再做下去,就不好看了。比如,调查是谁拦着兰州幼儿的亲人,不让去医院抢救的?延误救人时机,而且

清末民初俄国对中国的侵略记录:内蒙古地区

俄国人是本性不改的,狗改不了吃屎的,它的本性就是不断地侵略,俄国人似乎对土地有着一种天生的执着,有这样一个邻居,真是倒了大霉。黄俄们却在舔俄国的屁股沟子,这才是真正的汉奸卖国贼。1913年2月16日  俄军马队1 200人擅入呼伦城(今海拉尔),驱逐当地居民。外蒙古军在陶克陶的带领下,屡有南犯之耗,中华民国政府以防边事亟,特设晋北中、东、西三路司令,分驻归化、大同、包头。沙俄派遣大批特务携带测绘仪器及各种工具,潜入内蒙古及河北、山西等地区,在茂明安、归绥、阳高,张家口一带测绘

又爱国啦!

最近——也许也不是最近了吧——爱国人士的情绪又高涨了,最新的例子是发生在苏州,据说是一位捕快撕扯下了一位穿着和服的女子的衣服,至于理由嘛,据说是寻衅滋事,虽然我一向对贵国的法律心存疑问,但也没想到光是穿衣服就会犯法的地步。反正法是他们的法,我们也没办法。但我又觉得这位捕快的行为也很可疑,为什么要撕衣服呢?而且还是光天化日之下,据说还让女子把袜子也脱掉。如果寻衅滋事了,逮到局子里总可以吧,偏偏就要撕衣服。人民警察的谜之行为很多,这可算作一例了。这位撕衣服的警察,我想无疑是一位爱国人士了,爱国这个词

一头吃屎的猪

中国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最近就听说了两件事,可以证明这一点。其中一件是关于漫展的,本来策展人已经打算好了,乘著疫情松懈的空挡,搞一次漫展,也好赚几个钱。不料就遭到了举报,至于举报的名目,据说是漫展太日本味儿了,这简直是叛国行为。我对本土的小粉红一向是很敬佩的,但这次他们的操作,也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一个艺术展,也有叛国的危险。幸亏他们举报了,不然将国之不国。对于小粉红的行为,我是不反对的。我在乡下的时候看见过猪吃屎,刚开始我发现猪要去吃屎的苗头,就会拿棍子把它赶走,后来发现这简直是白费功夫,猪总

日本前首相被刺杀,中文世界又一次让我吐了

今天的重磅消息除了英国首相辞职外,就算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被刺杀了吧?就像我料到的一样,中文圈的表现惨不忍睹,我又吐了。

有识之士,或者说爱国人士,总是说,小日本,该死!作为一个中国人,看到日本首相被杀,就应该鼓掌喝彩。我不知道一个跟他八杆子打不着的日本人的生死,于他来说竟然有这么大的兴奋点。近在眼前的死的悲剧,他是看不见的,或者看见了,也不能引起一丝的兴奋,也许是见怪不怪了吧。就这样天长地久的麻木着的那颗爱国心,突然被一个日本人的死激活,也算是可喜可贺的了。

做一个中国人似乎是很容易的,比如今天,平时禽兽不如的东西欢呼一下日本人的死,就算一个合格的中国人了。然而,在做中国人前,能不能先做一个人呢?这似乎是更难的事情。人既然做不成,做中国人就成了吗??除非中国人是什么别的奇特物种,不然恐怕是做不成中国人的,只能是中国鬼,中国兽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人是做不了的。

我们还反不反官僚资本主义?

作为曾经的三座大山之一,官僚资本主义是这样定义的:

它通过国家垄断金融机构,滥发纸币和国债而疯狂侵吞社会财富,通过建立国家专卖制度控制大量商品和物资而大肆牟取暴利,通过超经济的特权垄断一些行业的经营权而压迫和兼并私人资本主义企业。

我瞪大眼睛反复看了八遍,最后终于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还并没有完成!

求表扬与沉默的自由

时间又快到了,况且还是各种大典的时候,连多年不出门的皇帝,也要去偏远的香港溜溜腿,吹吹海风了。香港到现在是二十五年了吧,短短二十五年,已物是人非了。或者这二十五年也很长,甚至就是香港未来的样子了。邓公给出五十年,但中国效率是很高的。只用一半时间,就变了。变得跟内地没什么两样。你看,连唱歌跳舞的小丑,也都是一副标准的新闻联播脸。好像这样就真的天下归一,四海升平一样。但偏偏就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既没有登台献丑的资格,就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比如香港加油之类的,好像现在喊香港加油,正好说明香港没油一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