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经:权舆

“权舆”是指下棋的开局布局,要注重基本规则。首先在棋盘的四个角落放置一些基本的棋子,然后通过斜着放置棋子来扩展势力,这样棋子的布局会显得平衡。

录古:晋灵公好狗

《郁离子卷上》:

晋灵公好狗,筑狗圈于曲沃,衣之绣,嬖人屠岸贾因公之好也,则夸狗以悦公,公益尚狗。一夕,狐入于绛宫,惊襄夫人,襄夫人怒,公使狗搏狐,弗胜。屠岸贾命虞人取他狐以献,曰:“狗实获狐。”公大喜,食狗以大夫之俎,下令国人曰:“有犯吾狗者刖之。”于是国人皆畏狗。狗入市取羊、豕以食,饱则曳以归屠岸贾氏,屠岸贾大获。大夫有欲言事者,不因屠岸贾,则狗群噬之。赵宣子将谏,狗逆而拒诸门,弗克入。他日,狗入苑食公羊,屠岸贾欺曰:“赵盾之狗也。”公怒使杀赵盾,国人救之,宣子出奔秦。赵穿因众怒攻屠岸

糟蹋回回妇

《清代野记》卷一:

回疆霍集占之灭,扫穴犁庭,献俘京师,霍集占夫妇皆下刑部狱。帝夙知霍妻绝色。

一日夜半,值班提牢、司员将寝矣,忽传内庭有朱谕出,司员亟起视,则内监二人捧朱谕,命提叛妇某氏。司员大骇曰:「司员位卑,向无直接奉上谕之例,况已夜半,设开封有变,且奈何!谁任其咎者?」内监大肆咆哮。提牢吏曰:「毋已,飞马请满正堂示可耳,但得满正堂一言,公可谢责矣。」乃命吏驰马抵满尚书宅,白其故,尚书立起,命吏随至部,验朱谕无误,遂命开锁,提霍妻出,至署外,盖二监已备车久候矣。

回疆霍集占之灭,扫穴

录古:清朝朝贡体系的崩溃

据《清代野记·第五卷》载,清末各藩属国断绝朝贡的情况如下:

京师旧有会同四译馆,在正阳门东城根玉河桥,沿明旧地也。屋共三百余间,专备外国贡使驻足之地,凡朝鲜、琉球、越南、缅甸、暹罗、廓尔喀诸国来者皆驻焉。

录古:白云观道士淫乱

京师西便门外有白云观,每年元宵后,开庙十余日,倾城士女皆往游,谓之会神仙,住持道士获赀无数,然犹其小焉者也。其主要在交通宫禁,卖官鬻爵。

观中房闼数十间

录古:棋经-论局

夫万物之数,从一而起。局之路,三百六十有一。一者,生数之主,据其极而运四方也。三百六十,以象周天之数。分而为四,以象四时。隅各九十路,以象其日。外周七二路,以象其候。枯棋三百六十,白黑相半,以法阴阳。局之线道,谓之枰。线道之间,谓之罫。

录古:吴小仙好饮

吴伟,号小仙,是明朝著名的画家。死于饮酒。艺术家多不羁,而要做到不羁,常常要借酒发力,酒是因,不羁是果,后人经常因果倒置。

录古:玄宗学隐

玄宗学隐形于罗公远,或衣带、或巾脚不能隐。上诘之,公远极言曰:”陛下未能脱屣天下,而以道为戏,若尽臣术,必怀玺入人家,将困于鱼服也。”玄宗怒,慢骂之。公远遂走入殿柱中,极疏上失。上愈怒,令易柱破之。复大言于石磶中,乃易磶观之。磶明莹,见公远形在其中,长寸馀,因碎为十数段,悉有公远形。上惧,谢焉,忽不复见。后中使于蜀道见之,公远笑曰:”为我谢陛下。”

认清自己的身份,找准自己的定位,不要心比天高,以为老子最聪明。“白龙鱼服”不要紧,反正是一个人的事,“流血千里”死的却是无辜的老百姓。

录古:玄宗兄弟友爱特甚

《唐语林·卷一·德行》:

玄宗诸王友爱特甚,常思作长枕大被,与同起卧。诸王或有疾,上辗转终日不能食。左右开喻进膳,上曰:「弟兄,吾之手足,手足不理,吾身废矣,何暇更思寝食?」上于东都起五王宅,又于上都创花萼楼,益与诸王会聚。或讲经义,赋诗饮酒,欢笑戏谑,未尝猜忌。

唐玄宗和兄弟几个关系很好,经常想做一个长长的枕头和一床大大的被子,好让哥几个睡一个炕上。兄弟有谁生病了,玄宗也会打喷嚏,茶饭不思。太监们上来劝,他就说“兄弟是手足,现在手足废了,我这个身体还吃个什么劲儿!”玄宗又在东都洛阳建了五所

录古:王不知度量有限乎?

唐汝阳王好饮,终日不乱。客有至者,莫不留连旦夕。时术士叶静能常过焉,王强之酒,不可,曰:“某有一生徒,酒量可为王饮客矣。然虽侏儒,亦有过人者。明日使谒王,王试与之言也。”明旦,有投刺曰:“道士常持蒲。”王引入,长二尺。既坐,谈胚浑至道,次三皇五帝、历代兴亡、天时人事、经传子史,历历如指诸掌焉。王呿口不能对。既而以王意未洽,更咨话浅近谐戏之事,王则欢然。谓曰:“观师风度,亦常饮酒乎?”持蒲曰:“唯所命耳。”王即令左右行酒。已数巡,持蒲曰:“此不足为饮也,请移大器中,与王自挹而饮之,量止则已,不亦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