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谈至于七十年代:北岛、李陀《七十年代》电子书

北岛李陀主编的《七十年代》,2009年的时候三联书店出过一次,那个版本后来没有了,所以“物以稀为贵”,在孔夫子、多抓鱼上面的价格奇高,不足为怪。好东西总是能吸引人的。

第一次知道北岛,还是中学时迷恋朦胧诗的时候,那时候食指、北岛、舒婷等等的金句,大概到了脱口而出的地步了。尤其是北岛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两句,读了让人莫名地澎湃——现在还是——后来搞朦胧诗的不朦胧了,我也转移了兴趣,又去读于坚之类的诗。比如于坚的《尚义街6号》“老吴的裤子晾在二楼,喊一声,胯下就钻出戴眼睛的脑袋”的平白如话的句子,让我知道诗不仅在庙堂,也在屎溺。

秦王坐山观虎斗,求韩王的心理阴影面积

《史记•张仪列传》记载:惠王曰:“今韩魏相攻,期年不解,或谓寡人救之便,或曰勿救便,寡人不能决,愿子为子主计之馀,为寡人计之。”陈轸对曰:“亦尝有以夫卞庄子刺虎闻於王者乎?庄子欲刺虎,馆竖子止之,曰:‘两虎方且食牛,食甘必争,争则必斗,斗则大者伤,小者死,从伤而刺之,一举必有双虎之名。’卞庄子以为然,立须之。有顷,两虎果斗,大者伤,小者死。庄子从伤者而刺之,一举果有双虎之功。今韩魏相攻,期年不解,是必大国伤,小国亡,从伤而伐之,一举必有两实。此犹庄子刺虎之类也。”这就是坐山观虎斗的故事。文言文不

有声书和电子书的PK谁将胜出

如今,有声读物非常流行。大流行使电子书和有声读物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它们是访问新阅读材料的非接触方式。然而,虽然电子书的热潮似乎有所消退,但对有声读物的需求仍然稳定而强劲。随着疫情大流行的缓解和世界各地的书店恢复营业,购物者可以像以前一样浏览和购买书籍。Simon & Schuster 和 Harpercollins等主要出版商宣布最近一个季度的收入增长。所有这一切都以电子书销售为代价,电子书销售似乎在 2021 年失去了大部分动力。相比之下,有声读物在过去几年一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并且

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的中国浩劫(冯客)

关于大饥荒的书,国内恐怕不多,即使有,也是打插边球,遮遮掩掩,正大光明的拿出来讨论这个问题的,肯定没有。杨继绳写过一本《墓碑》,也只能拿到境外出版。没有人说话,不等于历史就不存在了,那些幻想着过几年人们就会遗忘的人,最终会被历史嘲笑。本书作者是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专门研究中国问题,他主要关注中国的近代史,尤其是对共产党建政后的历史有独到的简介。除了这本书,冯客还写了研究文化大革命的三本书,本论坛里有其中的两本,我自己买了第三本纸质书。回到本书,冯客的研究是基于近几年解密的中国档案,包括各市县乡的

乔治•奥威尔《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一个信仰乌托邦的坍塌

1936年,驻扎在摩洛哥的弗朗西斯科将军发动叛乱,向共和国政府进攻,西班牙内战爆发。西班牙战场,一时间成了各种势力、思想、主义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杂烩。彼时的乔治•奥威尔,写作事业刚刚有了一点起色,从1933年到1936年,已经发表出版了四部作品,分别是《巴黎与伦敦落难记》《缅甸岁月》《牧师的女儿》《让叶兰飘扬》。即使这样,生活依旧是艰难的。1936年6月的时候,奥威尔结婚了,为了维持生计,除了写作,奥威尔还经营着一个杂货铺。如果不是西班牙内战的爆发,奥威尔大概就这样过下去,一面苦苦追求写作之梦,

日本维新的成功和戊戌变法的失败,是因为中国的封建势力比日本的强大吗

19世纪的东亚,在西方的冲击下,发生了一些千古未有的变化。原来一直保持的体制再也支持不下去了,变是必然要发生的,你不主动发生,它就会被动发生。首先变的是中国。鸦片战争后,西方势力强行进入中国,虽然清政府不乐意,但打又打不过人家,也只好忍气吞声。到19世纪五六十年代,又发生了所谓的第二次鸦片战争,起因无非是洋人要在内地设立使馆,政府不同意。北京是天子所在,岂能存在一个代表外人政府的使馆?当时的咸丰皇帝为了这事寝食难安,为了不见洋人,最后死在了热河都不回北京。这就是天朝上国这个迷魂药的劲还没过去,皇

最新的亚马逊Kindle Paperwhite5 签名版,测评来了

第 11 代 Amazon Kindle Paperwhite 签名版在现代电子阅读器方面开辟了新天地。它会检查高级设备的所有正确框。它拥有更大的 6.8 英寸屏幕、32GB 存储空间、1GB 内存、USB-C,并具有与 Kindle Oasis 相同的白色和琥珀色 LED 灯。您可以使用滑动条调整灯光,但可以使用环境光传感器根据您的环境自动调整灯光。这是第一款具有 QI 无线充电功能的 Kindle,亚马逊正在为其销售一个新的扩展坞。签名版满足客户对 Kindle 的所有需求。多年来,人们一直

录古记一:争名

清初陈僖著有《酒间述》,其中记载了一个明朝末年士人争名的故事。崇祯中,浙西人祝渊北游上谷,寓其家。一日,与僖父□□翁饮酒酣,忽发愤曰:丈夫负此七尺,贵有传于后世耳,吾欲以诗文自见。则当世已有某某,度不能与争名。方今可为之事,惟上书救石斋耳。石斋,谓漳浦也。明日,遂入京师,诣长安门上疏论救。予门杖,旧例、门杖甚于廷杖,十死八九。祝谈笑解衣,无恐怖色。监杖内阄曰:“奇男子也。”令轻其罚。真定梁金金吾清宏左右护持之,得遣戍。盖明季士人好名如此。这个祝渊,喝醉了酒,起了些酒疯,为的是出名。文名是不可能了

看见那么多关于kindle的幼稚问题,我要吐个槽

自从买了kindle,就加了好几个kindle群,每天看人在群里聊资源,吹水,挺开心的。  但有时候,群里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就会冒出几个简单的问题,比如kindle怎么传书啊,怎么设置字体啊,怎么推送啊,我推送的XXX.azw3怎么不成功啊,还有还有,我要看pdf怎么办啊之类的。刚开始我也是解答积极分子,不厌其烦地对这些ABC进行说明,后来还是有,而且越来越多的这样的问题不断冒出来,我就懒得看了。刚开始是简单,现在觉得真是幼稚。  有时候看到这些幼稚的问题,忍不住,就让他们别问了,这下可好,捅了

张千帆《宪法学导论:原理与应用》(第三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