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克鲁德曼:中国人口下降会带来什么问题

作者:保罗·克鲁格曼2023年1月17日纽约时报中国的人口去年出现了下降,这是自上世纪60年代毛泽东灾难性的大跃进导致大量人口死亡以来的首次。或者更准确地说,中国终于承认人口减少了。许多观察人士对中国的数据抱持怀疑态度;有时,当中国发布新的经济增长数据时,我恰巧出席了一些会议,会上许多人的反应不是问“为什么有7.3%的增长”,而是“为什么中国政府决定宣布7.3%这个数字”。不管怎么说,很明显,中国的人口正处于或即将达到顶峰;而更有可能的情况是,人口其实已经下降了好几年。但为什么要认为这是一个问题

这一年就在酒精与瞎哔哔中开始了(一)

2022年终于过去了。同时过去的,还有困扰了我们三年的疫情以及相关的一切。农历新年前,我就休了十天的年假,准备一个漫长的回乡之路,但真正开始回老家,却是在正月初一,而且还是中午回去,下午就走了。我的父母年纪大了,我父亲还有病,但他们还没有阳过,我提心吊胆怕把病毒带回去,所以也没多待,下午四点多就开车去了大同。晚上我们住在那里,然后第二天一早开车去临汾。大同是我和爱人待了四年的地方,我们的大学就是在那里上的。我刚上大学的时候,那个学校还叫师范学院,等我毕业的时候,已经变成一个综合性的大学,它合并了

骚操作:kobo阅读器涨价了

Kobo 在加拿大和美国将其电子阅读器的价格提高了 10 美元。Kobo Libra 2、Kobo Sage 和 Kobo Nia 在 Kobo 网站及其分销合作伙伴上的价格都已上涨。Kobo Elipsa 和 Kobo Nia 的价格与以前相同。Kobo 没有透露为什么他们会一次性提高大多数当前一代电子阅读器的价格。这可能与中国的通货膨胀和零部件成本有关。Elipsa 的价格没有变化,可能是因为这款电子笔记将与 Kindle Scribe 正面交锋,Kindle Scribe 比 Elipsa

癔症、混乱和尴尬:清零政策的破产

几天前我已经写过一个东西,说清零政策已经破产了,现在看来,它确实破产了,而且破产得有些不体面。医院挤爆,退烧药断货。即使是这样,我依然为清零政策的破产叫好,一个注定要走向灭亡的东西,在我看来,早死早超生,晚死一天都是祸害。然而网络上就出现了集体死爹的新闻。模板都是一样的,文案也是一样的,连标点符号都一模一样,无非是说谁的爹死了,腆着个碧莲说是得新冠死的,要和共存派或开放派斗争到底云云。别人的爹死了,按理来说,我应该表示一下哀悼。但我实在是想笑出来。又觉得这些人真的很可悲,拿着几毛钱发帖子,还要搭

清零政策已破产,信用已破产

三年了,每天过着核酸的生活,倒霉的,被关在所谓的方舱医院。名之以医院,但没有医生,没有医疗设备,只有简陋的住宿条件和郁闷的心。最近乌鲁木齐的大火,烧死了十个生命,也终于把人心烧热了。前几天贵州的大巴也没有带来这样的结果。于是先是郑州富士康,然后各大城市,人们纷纷表达对隔离政策的不满,白袍子威逼利诱也不管用了,穿制服的警察也不管用了,谎言已经穿帮了,除了强力的迫使人们沉默,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清零政策走到今天,事实上已经破产了。所谓的人民至上,那个人民只不过是一个高高在上虚无缥缈的政治概念。具体到

关于旅行:身未动,心已死

最近看了一本书,是关于旅行的,作者是一个日本人。书的名字叫作《旅行之木》,名为旅行,实则是记录人生旅途中的故事。我已经坐了十几年的办公室了,每天的活动范围大概就是单位和家。偶尔脑袋里也会冒出旅行的念头,但一想到繁忙的工作,还有最近几年的疫情带来的封锁的不确定性,那个念头终究还是一个念头。就这样念头久了,竟然连念头本身也没有了,好像死了一样。有时候我会去读一些游记,大多数是些景点说明似的东西,读完索然无味,厌恶地扔掉。那句“身未动,心已远”的广告语里的意境,我一点也没有体会到。悲哀。但不是没有好的

z-libary两位经营者被起诉

据美国检察官网站消息,两名俄罗斯国民被控经营大规模电子书盗版网站,被告经营 Z-Library,提供免费下载受版权保护的作品。随着域名和dns服务被查封,zlibary继续倒霉,最新的状况是两位俄罗斯的经营者在阿根廷被逮捕并起诉。美国检察官官方发布了这一消息。今天早些时候,在布鲁克林的联邦法院,一份起诉书和一份起诉书被公开,指控俄罗斯国民 Anton Napolsky 和 Valeriia Ermakova 因经营在线电子书盗版网站 Z-Library 侵犯版权、电汇欺诈和洗钱罪。应美国的要求,

亚马逊评选出今年十佳图书

亚马逊图书编辑  宣布了他们的 2022 年度最佳图书评选,加布里埃尔·泽文 (Gabrielle Zevin) 的Tomorrow, and Tomorrow, and Tomorrow成为最佳选择!这份年度榜单由亚马逊图书编辑精心挑选,他们阅读了数千本书,分享了他们对今年阅读的前 10 部 Kindle 图书的推荐。下面是前五位的图书。“今年我们有大量令人惊叹的书籍可供选择,”亚马逊图书编辑总监莎拉·盖尔曼 (Sarah Gelman) 说。“但是让我们充满激情(阅读:自

一个办公室里的咽炎或其他患者

不知有多少天了,或许是一个月,两个月?我都忍受着那个声音,就像是嗓子里卡了鸡毛吐不出来的声音。就在我的对面,每天清嗓子的声音搞得我很心烦。刚开始的时候,我问他,你是不是有咽炎?他回答说没有。然后我就不再说什么了。本来我是希望他去医院检查一下,医院离公司并不远,走路十几分钟。但他很坚定地说没有。好像是已经去过医院一样。从此,这个没有咽炎的同事就一直在办公室里清嗓子,咳嗽。然而也不见他服用什么药,只是喝水,最後水似乎并不是万能的,现在他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我只是忍受着,没有再对他说什么。这本来是一件

抗战时期敌后共产党发展之一瞥

1940年(昭和十五年,民国29年)中国派遗军总参谋长向陆军次官提出报告:(前略)二、中国共产党首脑部自去年以来,再三向国民政府所要求之者,俱为将共产党利用地下工作所获得的成果变为合法化,要求支付按共产党之地盘及共产党兵力相称之军费(目前国民政府对其支付月额军费为:第八路军六十万元,新四军二十五万元)对中国共产党之要求,国民政府却依据去年底密命之「异党活动禁止办法」等拒不接受。于是中国共产党决心以实力在各地求生存,把分散在各方面的共产军统制集结,破坏所在的国民政府行政组织,设置共产行政组织,自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