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与虚无一

多年后人们在这本书里发现了东方帝国。书的作者直到今天仍然是一个谜,有人说他是一个西方人,长着卷曲的脏兮兮的大胡子,说起话来的时候咿咿呀呀,宛如鸟语一般令人迷惑。又有人说他其实是一个东方人,穿着东方人一样的袍子,补丁在风中飞舞,头发迷乱,眼神浑浊,他通过呓语表达自己的哲思。

东方帝国的都城就坐落在帝国的中央。而国王的宫殿在都城的中央,国王就坐在宫殿中央的宝座上面打瞌睡。国王的宝座安放在一个高高的大理石台子上面,四周镶着金边,雕刻着怪兽和龙。国王打瞌睡的时候,别人是不允许在他身边的,除了马可波罗。

偶记二:诸葛亮的另一面

自从三国的小说起来,就渐渐的变成了一个道德完美、本事超群的神话般的人物。在《三国演义》里更是呼风唤雨了。同时。他也成了儒家道德的楷模,事君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钱穆说“有一诸葛,已可使三国照耀后世,一如两汉。”钱穆是以传承道统自居的人。在他的眼里,诸葛亮就是道统的化身,足以“照耀后世”了。相反,诸葛亮的对立面,也是蜀汉政权的对立面,曹操,就成了奸雄。虽然开创的事业还算不错,但依然是上不了台面。因为中国的历史人物,有一些是没有事业的,不能用事业来评价的。所谓“有表现

偶记一 钱穆

         国学大师钱穆,这几年很火。我读了他的几本历史书,别的没读。就历史来看,他的一些观点前后矛盾啊,而且,老老实实写自己的历史就行了,他却总要在书中评价一下新潮学人,好像有点打擂的意思。而且,书中一直都要强调中山先生如何如何,用词几乎无所不用其极了,作为一个历史学家,这样真的可以吗?还有,钱穆的西欧历史知识很不靠谱啊,比如说西欧的封建社会里是贵族和农奴,中国被人称为封建社会的是官吏和自由的士子,以此证明封

雍正皇帝的整风运动

雍正当上皇帝后,发起了一场浩浩荡荡的整风反腐运动。事件起因,大约是因为吕留良案。吕留良,明末清初文人。曾抗清,失败后也不与满清合作,非但不合作,还到处写文章骂清朝,被皇帝征召做官,不应,后来干脆剃了头发出家当和尚去了。最后老死。这还是雍正爹康熙时候的事情,但这事还没完。到了雍正当了皇帝,为巩固帝位,也曾大开杀戒,把自己的亲兄弟差不多杀了个一干二净。本来,这样的事我中华历史上比比皆是,不足为怪。于是坊间就有流言,说是雍正的帝位来路不正云云,雍正听了,想必心里很不舒服,但流言蜚语虚无缥缈,看不见摸不

城记四 路

在我现在住的地方,现在是一个镇,也是一个开发区。它靠近北京,在通县的东边,但行政规划上属于河北省廊坊市,其实和河北根本不沾边。它的四周是北京和天津的区县。这样,就成了一块飞地。

我是在2008年的时候最早接触了这个地方,直到2012年,我搬家到这里,因为爱人怀孕了,不再上班,需要个地方好好呆着,而从前在北京租房,虽说上班方便,但心里总是担心有一天中介会来说,房子不租了或下个月涨房租之类的话。没什么考虑,我们就搬到了这里,搬到自己的房子里。

就这样,我开始了河北北京两地奔波的生活。

X老师!X老师!

于是我就想到了麦卡锡-威。

现在在办公室里,人们说话不得不小心点了。麦卡锡-威随时都在盯着你。这也不对,那也不对。你会看到麦卡锡-威正在风风火火地指出人们的缺点和错误。你最好不要和他辩论,如果你不想点燃一个火药桶的话。麦卡锡-威总是能找出一大堆的理由来,反驳你的观点,最后的结果,总之,你是错误的。

城记三 流窜

2006年的时候,洋桥那块的房价还是八千多。地铁四号线还不见踪影,在马家堡小区里,一个四川人开的小吃店还在。那里的酸辣粉最好吃,酸是真酸,辣倒是不辣,炒熟的黄豆颗颗饱满,在碗里铺了一层。


那是我就像大多数刚来北京的进城务工人员一样,住在一个地下室里。地下室是防空工程,那是在规划图上明明白白写着的,但真正的用途却是住人。

走不出的三峡

新官上任三把火,更何况储君上位呢?里里外外都是前朝遗老,是没法办事的,所以要树立自己的权威。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我们东北方向的金三胖,宝座还没坐热,就把先君的几个托孤大臣给办了,连自家的亲戚也不留情,听说姑父都喂了狗。我们这厢,权威早就开始树了,甚至在还没有上位的时候,就把个不厚书记拿下了,这也是为了顺利交班的意思。可怜不厚落得个贪污腐化堕落的名声。

城记二 大字

初见大字,是在小学的时候。学校的围墙是红色的砖砌的,一米多高,外不能抵御蟊贼,内不能阻挡顽童,渐渐成了一件摆设。翻的次数多了,砖就脱落去许多,直到有一天裂开一个大口子,这下不但人能出入,连鸡狗也如入无人之境了。这样的围墙还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可以在上面写大字。

罗老师是一个乡村教师,背微驼。一直教语文。好像是那些教师里比较有学问的,所以写大字的任务往往就落在他身上。罗老师写大字的时候,先用尺子和粉笔在围墙上画出一个个正方形,继而又画成田字格,最后才用一把短毛刷子蘸了白色的涂料写开去。那时的大字,往往是“四个现代化”“计划生育”之类。现在想起,罗老师的字写得实在不怎么样,但那一堵围墙因了刚写上的字,顿时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现代化”的感觉,也颇能感觉得到。

城记一 燕郊

    北京向东30公里,指的是以天安门为中心向东,跨过一条河,就到了一个叫做燕郊的地方。

    燕郊实际上是一个镇的建制。但现在人们所说的燕郊,更多的是指那个开发区—–就在前年,燕郊荣升为国家级的开发区——燕郊镇和燕郊开发区于是就并存 了。但这两种名称也是实际存在着界限的,那就是一条繁忙的公路,叫做120国道,是从北京出发直到东北某个市的公路。国道南面是燕郊镇,国道北面是燕郊开 发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