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制度与鞭尸大法

因为无聊,弄了一个公众号,偶尔也胡诌几句,有时就不幸违反相关法律,胎死腹中。这也倒让人心安理得。有时幸而通过,不痛不痒,自己也懒得看它,只好让其自生自灭。

然而人生最终还是一个大不幸,就拿这个公众号来说吧,早年牺牲的东西且不去管他,尘归尘,土归土,大概化成了一片虚无。那些“有幸”的,有一天也会重蹈“不幸”的覆辙,不知是有关部门忽然慧眼大开,还是它自己也觉得在这世上了无生趣,原来的文章,忽而404了。

该死的早就死去,没死的,早晚一天让你死去。即使死了,也有可能被拿出来晾晒一番,比如有一篇文章,同一天就收到两条通知。

除了盲流与神棍,义和团运动毫无进步性

闲来无事,写了一篇关于义和团的东西。其实它是很久以前就写的,不料引来了以为自诩为“祖传马克思主义”的人的攻击。(见拙文《

大洋国奇葩法律之不准上房

据说在东海瀛洲,有一个国家叫做大洋国的,我没有去过,只是据说,国王新立,就要改制。改制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多半是不成功的,比如我们的王莽、王安石、康有为等人,王莽以周礼治国,乱套了。王安石以法治国,被喷成了筛子。至于康圣人,托古改制,全坏在了傀儡皇帝身上。那这个大洋国会怎么样呢?我不知道,因为一切都是据说。

新皇据说也是读过一些书的,这在他的圣谕中就能知道。比如,通商宽衣,萨格尔王之类的。既然如此,大概是会吸取一些所谓历史的教训的吧?不久就从那些消息灵通人士的嘴里知道了,果然新皇是要决心搞新政的了,先是有几个大臣下了狱,后来御史台的案子渐渐多了,搞得人心惶惶。终于有一天在京师的某处宅子里,一个大臣跳楼了。于是很多人就排队去跳楼。这些都是一些忠君体国的人,自己一跳,一了百了。新皇心里虽然不高兴,但也只好让太监出去说,是这些人得了一种叫做忧郁症的怪病,据说是从西方传来的。于是又在国境的西边拦人,不让人进来。如果实在想进来,就得缴纳一种叫做“清除忧郁症污染费”的税。

花样翻新的新时代

疫苗的事情闹了几天了,本来,中土人士对于人命,是向来看得很轻的,他人的命也就罢了,甚至自己的命,有时候也觉得轻贱。我就经常看到在红灯的时候探头探脑过马路的人,其身段之飘逸,技术之灵巧,真可让人叹服不已,但有时候就看见被汽车撞倒的,若是没死,多半会扶着腰爬起来,朝轮胎踢上两脚,嘴里吐出一口唾沫,两句国骂,也有躺在地上不起的,但是没死,至于来来往往的汽车,他可管不了,命算个什么东西呢?

闯红灯的据我所见,大多是上了一些年纪的大爷大妈,他们年轻时砸烂一切,一直到现在,依然见不得有规矩。而且人到这个年纪,大概是自弃得厉害,烂命一条,活着受苦,死了痛快,若是撞不死,算你司机倒霉,不但司机倒霉,有时也要殃及年少无知的愣头小子,倒地老人曾经一段时间搞得人心惶惶,大概雷锋再世,也要掂量掂量:扶还是不扶?

所谓精神食粮

p>所谓精神食粮,就是只能看,不能填饱肚子的东西。比如书籍,这是大家公认的精神食粮。食粮之于精神,其实也有风险。就好像肚子不能乱吃一样,有的食粮对精神也起反作用。书籍自古以来就是危险的东西,所以以前是皇帝的私藏,秘而不宣,就好像现在的核弹,那是看家的家伙,不能轻易露人。如果把它摆在明面,即使强大如核弹,也说不定哪天让人偷偷废了。精神食粮,只可如春雨,润物无声,不知不觉地改造人,一旦后知后觉,已经晚了。

可有人觉得精神决定物质,在这个没有精神的年代,愣是从犄角旮旯里搜寻一些词语、句子,还列一个书目,这些依稀带着旧日光辉的东西,擦擦灰尘,倒也能幽幽地发光,权当照亮现实的精神,也是不错的。

新时代的黑暗童话

1. “哈哈哈哈皇帝的衣服没有穿好!” 路边的小男孩说。皇帝想了一想,先把小男孩抓起来,再把听众的舌头割掉。又想了一想,干脆把衣服全部脱光了。

2. 卖火柴的小女孩冻死在路边的消息,传出后人们议论纷纷,甲说:“小商小贩路边占道经营本来就该管管了。” 乙说:“对啊,难道她穷就有理吗?” 丙说:“太平盛世哪有什么冻死的小女孩?莫要轻信境外势力捏造。”

3. 白雪公主在森林里躲避追杀遭遇千难万险,王国警方温馨提醒:单身女性需注意安全,避免独自外出。

4. 艾丽莎满手鲜血,终于编织出了荨麻衣,将十一个哥哥从野天鹅变回王子。哥哥们看着艾丽莎一个女孩,就把国王死前分给她的封地占了。

坏时代

最近,那个坏时代看来是要来了。

专制政权需要的是贵族,如你所见,权贵横行你国三十年。独裁政权需要的是奴才,君不见衮衮诸公都口吐莲花圣君英明。

对于某组织的厌恶,从此更深一层。

最近正在读《摩登时代》这本书,刚刚读了几页,我就好像明白这个世界是如何变坏的了。

乐观是乐观不起来,但悲观也不至于。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剩下的只是等待它灭亡的日子。也许瞬间,也许漫长,但该来的终会来。

二战中中国为什么没有大规模接受犹太人

中华民国1939年曾计划拯救在欧洲受到纳粹德国大规模迫害的犹太人。但计划最终未能实现。

根据一个外国学者的研究,中华民国1939年曾制订了挽救欧洲犹太人并将他们转移到云南的计划。当时,中国军队被日本侵略者打得节节败退。定都重庆后,时为立法院长的孙科即孙中山长子建议将犹太难民转移到云南边陲。国民党政府接受了这一建议并制订了大胆的拯救计划。

推特中文圈里的幼稚病

我也是经常上推的人。虽然经常上推,但也不怎么发动态,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可发的,骂几句天地,天地并不会因此而受半点损失,自己心里的郁闷也不见得就能解决一点半点。晒晒社会主义的幸福呢?又实在没有什么可晒得,于是我的推特生涯基本上就是看别人,  不幸大概是因为我是中国人的缘故,推荐的推也 基本上是中文的。这就麻烦了。据我浅薄的经验看来,推特中文圈的内容,一个词可以概括之,那就是垃圾,加个限定语,就是大部分是垃圾。无非就是反工反中的人,在上面手舞足蹈。别人什么立场,我基本上是不管的,只

左联五烈士是怎么死的

1931年2月7日,一帮人被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杀害。这些人是谁?可能我们今天不是很清楚,但提到“左联五烈士”,大家恐怕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吧?鲁迅先生在《为了忘却的记念》中写了他们的事情,同时对黑暗势力进行了大力的鞭挞。但鲁迅先生可能有所不知,这些人的死亡,完全是内部斗争的结果。

其实左联五烈士,是意外的牺牲品,他们是小人物。真正的大人物是当时TG的实干派领导人。而这个悲剧,是因为TG内部有人向警方告密导致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