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吃屎的猪

中国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最近就听说了两件事,可以证明这一点。其中一件是关于漫展的,本来策展人已经打算好了,乘著疫情松懈的空挡,搞一次漫展,也好赚几个钱。不料就遭到了举报,至于举报的名目,据说是漫展太日本味儿了,这简直是叛国行为。我对本土的小粉红一向是很敬佩的,但这次他们的操作,也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一个艺术展,也有叛国的危险。幸亏他们举报了,不然将国之不国。对于小粉红的行为,我是不反对的。我在乡下的时候看见过猪吃屎,刚开始我发现猪要去吃屎的苗头,就会拿棍子把它赶走,后来发现这简直是白费功夫,猪总

日本前首相被刺杀,中文世界又一次让我吐了

今天的重磅消息除了英国首相辞职外,就算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被刺杀了吧?就像我料到的一样,中文圈的表现惨不忍睹,我又吐了。

有识之士,或者说爱国人士,总是说,小日本,该死!作为一个中国人,看到日本首相被杀,就应该鼓掌喝彩。我不知道一个跟他八杆子打不着的日本人的生死,于他来说竟然有这么大的兴奋点。近在眼前的死的悲剧,他是看不见的,或者看见了,也不能引起一丝的兴奋,也许是见怪不怪了吧。就这样天长地久的麻木着的那颗爱国心,突然被一个日本人的死激活,也算是可喜可贺的了。

做一个中国人似乎是很容易的,比如今天,平时禽兽不如的东西欢呼一下日本人的死,就算一个合格的中国人了。然而,在做中国人前,能不能先做一个人呢?这似乎是更难的事情。人既然做不成,做中国人就成了吗??除非中国人是什么别的奇特物种,不然恐怕是做不成中国人的,只能是中国鬼,中国兽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人是做不了的。

我们还反不反官僚资本主义?

作为曾经的三座大山之一,官僚资本主义是这样定义的:

它通过国家垄断金融机构,滥发纸币和国债而疯狂侵吞社会财富,通过建立国家专卖制度控制大量商品和物资而大肆牟取暴利,通过超经济的特权垄断一些行业的经营权而压迫和兼并私人资本主义企业。

我瞪大眼睛反复看了八遍,最后终于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还并没有完成!

求表扬与沉默的自由

时间又快到了,况且还是各种大典的时候,连多年不出门的皇帝,也要去偏远的香港溜溜腿,吹吹海风了。香港到现在是二十五年了吧,短短二十五年,已物是人非了。或者这二十五年也很长,甚至就是香港未来的样子了。邓公给出五十年,但中国效率是很高的。只用一半时间,就变了。变得跟内地没什么两样。你看,连唱歌跳舞的小丑,也都是一副标准的新闻联播脸。好像这样就真的天下归一,四海升平一样。但偏偏就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既没有登台献丑的资格,就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比如香港加油之类的,好像现在喊香港加油,正好说明香港没油一样。

6月6日的马后炮

今天是6月6日,时间已将过去两天了。随便瞎写点什么,大概也不会引起注意了吧?以前到了这个时间,心中想的是悲愤。然后悲愤了一年又一年,再也悲愤不下去了,悲愤如果有用的话,那眼泪就可以拯救世界了。所以我要说点不那么悲愤的话。关于那个事件,我认为本来是有和平解决的希望,双方各让一步,就能达成妥协,就能实现一些目标。事实上当时也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但是,那些所谓的领袖人物,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或目的,拒绝妥协,拒绝对话,结果弄到鱼死网破,两败俱伤!本来以为他们会慷慨赴死,没想到脚底抹油润了。现在看到他

什么妇联啊,工会啊之类的,为什么还不解散

只会吃干饭,不干正经事的东西,为什么不解散呢?

闻立场新闻被关闭,高管被拘留

立場新聞停止運作公告

一记:公众号终于有幸被封了(恍若隔世的旧文)

两年前弄了一个微信公众号,闲的时候就写写文章,长短不一,主题不定,大多是有感而发或者读过一些书后的所思所想。后来,当局的神经越来越敏感了,往往不知道哪里就挑得当局兴致大发,不是删文就是屏蔽,虽然如此,还是想着法子,钻着空子。现在,空子也没有了,动不动就被举报,终于走到被封这一步。

这就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千辛万苦、万般呵护,就等着他长大成人,突然有一天嗝屁了。这心情真是无以言表。但另一方面又很庆幸,明明知道是养不活的,早死早超生也是一件幸事吧。

以后在哪里写?这个博客?没有备案,垃圾空间,说不定哪天就被墙了。好在很早就有一个谷歌的blogger,虽然墙内不能相见,墙外留下一点自己的痕迹,也算是在这个新时代的一点安慰吧。

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的中国浩劫(冯客)

关于大饥荒的书,国内恐怕不多,即使有,也是打插边球,遮遮掩掩,正大光明的拿出来讨论这个问题的,肯定没有。杨继绳写过一本《墓碑》,也只能拿到境外出版。没有人说话,不等于历史就不存在了,那些幻想着过几年人们就会遗忘的人,最终会被历史嘲笑。本书作者是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专门研究中国问题,他主要关注中国的近代史,尤其是对共产党建政后的历史有独到的简介。除了这本书,冯客还写了研究文化大革命的三本书,本论坛里有其中的两本,我自己买了第三本纸质书。回到本书,冯客的研究是基于近几年解密的中国档案,包括各市县乡的

乔治•奥威尔《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一个信仰乌托邦的坍塌

1936年,驻扎在摩洛哥的弗朗西斯科将军发动叛乱,向共和国政府进攻,西班牙内战爆发。西班牙战场,一时间成了各种势力、思想、主义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杂烩。彼时的乔治•奥威尔,写作事业刚刚有了一点起色,从1933年到1936年,已经发表出版了四部作品,分别是《巴黎与伦敦落难记》《缅甸岁月》《牧师的女儿》《让叶兰飘扬》。即使这样,生活依旧是艰难的。1936年6月的时候,奥威尔结婚了,为了维持生计,除了写作,奥威尔还经营着一个杂货铺。如果不是西班牙内战的爆发,奥威尔大概就这样过下去,一面苦苦追求写作之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