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发推新姿势

这里介绍一个简单的方法,只要在国内一个网站或博客发布一篇文章(140个字以内),就能自动同步到推特,发布的原理是通过博客文章的RSS自动发布到推特。

情怀:黑莓Q20折腾记

第一部黑莓是8320,第二部是9900,第三部是Q10,第四部是Q20。其实Q10就挺好的,但用来装移动卡了,只能2G。还有一张联通卡,于是就又买了Q20,这样就可以4G了。

大萧条与罗斯福新政:我们走过的西方道路

很多年前,大概是十多年吧,我从大学灰暗的图书馆里找到了三本书,是上中下三册,叫《光荣与梦想》。作为一个新闻专业的学生,看到这书当时就震惊了。它娓娓动人扣人心弦的纪实手法让我为我们的新闻事业汗颜。这本书是从上世纪那场引发一系列剧变的大萧条开始的,以尼克松水门事件的难堪离场结束,四十多年的历史,包罗万象,读后让人意犹未尽。

大萧条是怎样开始的呢?我不懂经济,只能捡书中现成的描述,市的繁荣,资本的疯狂,投资成了一场人人都可以登台的表演,花花绿绿的泡沫吹得再大,终有破灭的一天。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从前人人坚信的美好生活瞬间变成地狱,理想破灭了,就像股市的泡沫一样。惶恐的人们亟需一个救世主,在欧洲,它成就了墨索里尼、希特勒,在东亚,它是好战的激进派,在北美大陆,它让罗斯福走上历史舞台。

城记三 洗浴与服务

重来北里游,亲把铜环叩。人立妆楼,比初见庞儿瘦。晶帘放下钩,看梳头,你也凝定了秋波冻不流。

古人作北里游,似乎是很有情趣的。要先敲门,是那种挂着大铜环的门。进了门一看,人儿正站在化妆间里呢。赶快进去,互相看来看去,眼珠子也不动了。这不像是嫖娼,倒像是情人约会。

燕郊在三四年前的时候,满大街的除了售楼部,还有各种灰头土脸的洗浴中心和各种金碧辉煌的KTV。那时候,燕郊是名副其实的北京后花园,天上人间你消费不起,三四百块总拿的出来吧。燕郊各色人等都有,下半身的服务也就有各种等级。在有名的小张庄,一下雨就成泽国,但还是有人往里面钻。民工们离家千里万里,苦哈哈地在工地上干一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二两二锅头下肚,就“饱暖思淫欲”,花上几十块钱就解决了。当然只能是大妈级别。

我不看新闻联播许多年,直到变成一个下等人

帝都清理低DUAN人口,我很惴惴了几天。因为自己在帝都连个固定住所都没有,似乎是重点打击的对象,眼看着胡同口买油条的不见了,大门口修理自行车外加剃头的也不见了,连巷子深处的粉红小屋也贴上了转让的通知,似乎马上就要轮到自己了,日夜想着累累如丧家之犬的情形。这样惶恐了几天,并没有穿着黑衣服的大哥来对自己实施清理。

但中国特色的水晶之夜,也着实令人胆寒。

后来,京兆尹刘公很为汹汹的舆情烦恼,于是奉了“我最牵挂的还是困难群众”的谕旨,亲自慰问群众去了。轰轰烈烈的驱低运动,才偃旗息鼓。我也暂时不必做丧家之犬了。

许章润教授:保卫改革开放

这几天清华大学的许章润教授发话了,网上沸腾一片。现抄一篇今年年初许教授的讲话。

1978年重启的大转型,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三次改革开放”,连同此前两波“改革开放”,一个半世纪里,它们风雨兼程,构成了秦汉大转型之后,两千年来中国历史上最为重大的变革。时至今日,本当是最后收束时段,期期于踢出临门一脚,却没想不进则退。不仅“改革空转”,虚与委蛇的“假改革”流行,而且,打着改革旗号的“反改革”,不期然间,均同时出现。犹有甚者,“文革”势力沉渣泛起,从怀念那个扭曲时代的审丑起步,已到公然否定“改革开放”的地步。实际上,不惟难见“进一步改革开放”,而且,政道理念与治道策术方面多有倒退之迹。因此,号曰“改革开放”四十年,改变中国,影响全球,可照此后退之趋势,大家不得不担忧会否回到毛时代,那个亿万国民觳觫偷生的酷烈人世。因而,当下时代急务,如执政党及其领袖所宣谕,既在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则必须首先奋起保卫“改革开放”,捍卫“1978”。否则,不进则退,伊于胡底。

兽爷:疫苗之王

2001 年,东北一家国有疫苗公司悄无声息进行改制。多年后再回首,人们才明白其中意义。

那年的 9 月 18 日,上市公司长春高新旗下的长生生物迎来了两位新的股东——韩刚君和杜伟民。

韩刚君用 1932 万元买下了长生生物 30% 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他和杜伟民的合资公司则成为了长生的小股东。

杜伟民是长生生物的销售总监。

这笔交易几乎没人注意到。长生生物被放到聚光灯下,是在两年后了。

2003 年末,长春高新和长生生物的掌门人高俊芳把 2000 万打进公司账户,要将长生生物私有化。

来自美国之音的英语学习:礼节英语:Taking-up-Golf-1

Mark在公司门口看见同事Robert.

Mark: Hey Robert...going on vacation? Looks like you're planning on doing some golfing.

Robert: Yes, I will be playing golf, but I'm not going on vacation. I'm meeting up our New York office's senior management team. We'll be playing a few rounds and going over the merger plans.

赛博空间独立宣言

大帝登基了,网络关闭了。于是我想到了这个。前几天(2月7日),一个70岁的老头在睡梦中去世。他就是约翰•佩里•巴洛(John Perry Barlow)——捍卫互联网自由的先驱。他创办了EFF(电子前线基金会)、FPF(新闻自由基金会),还发表了《赛博空间独立宣言》。

  工业世界的政府,你们这些肉体和钢铁的巨人,令人厌倦,我来自赛博空间,思维的新家园。以未来的名义,我要求属于过去的你们,不要干涉我们的自由。我们不欢迎你们,我们聚集的地方,你们不享有主权。

  我们没有民选政府,将来也不会有,所以我现在跟你们讲话,运用的不过是自由言说的权威。我宣布,我们建立的全球社会空间,自然地不受你们强加给我们的专制的约束。你们没有任何道德权利统治我们,你们也没有任何强制方法,让我们真的有理由恐惧。

从“信访”到“信法” 距离有多远?

中国最高法院副院长沈德咏日前表示,全国法院要引导群众从“信访”向“信法”转变。有评论认为,中国最高法院法官一派胡言。在缺乏司法独立、新闻自由的环境下,中国法院对很多案件不予立案,并造成了很多冤假错案,令当事人不得不走上信访之路。据官媒中新网8月23日报道,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当天上午的全国法院涉诉信访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近年来中国法院涉诉信访工作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坚持法治引领,严格实行诉访分离,引导当事人依法行使诉权,群众依法信访申诉意识不断增强。最高人民法院6个巡回

返回顶部